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水利新闻 > 图说·深度

回眸崎岖江堤那毅然向前的脚印

(陈建平)1983年3月上旬,一辆自行车载着简单的行李,我来到离家百里的公安总段小虎西分段(现荆州长江河道管理局公安分局小虎西段)报到上班,正式成为一名水利人,那一年我18岁。 

小虎西段似一座稍大的农家小院,依虎西干堤而建,有朝东朝南两幢半新不旧的十多间平房,黄土地面,院内没有花草,也没有树木。由于地处偏僻,小院没有通电,这对于年轻的我来说,夜晚的时光就显得尤其难熬。煤油灯下,单位几个小青年偶尔陪慈眉善目的退休老段长章三爹玩玩“十七个”(公安纸牌),或是各自关起门来看看书啥地。我甚至找来一本素描画册学着画画,偶尔也提笔写些诗歌、散文之类的文字。如果什么事也不想做,便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,在枕下手表的滴答声中慢慢入梦。遇到章田寺镇上放电影,小镇便像过节一样,单位几个年轻人一定要去凑热闹,剧场内外人山人海,进场时甚至可以把人挤得双脚离地,“抬着”进去。第一次去影院,我的五颗上衣扣子活活地被挤掉了三颗,但只要有电影,大家还是忍不住要去,而且是怀着愉悦的心情。 

因为参加工作,家里为我制备了两样“重量级”的行头:一辆凤凰牌26型自行车,一块上海牌手表。不要小看这两样物件,当年的三大名牌自行车凤凰、永久、飞鸽可是相当于现在的宝马、奔驰和奥迪车,上海牌手表么,就如现在的浪琴。每次回一百多里以外的家休假,无论酷暑严冬我都是骑自己心爱的自行车来回,很少搭车,当然个中原因也有客车班次少的缘故。外出测量施工,也舍不得将仪器脚架和塔尺、横断面尺绑在自行车上,怕坏了车子的漆水,宁愿自己扛得肩膀发酸。自行车每过一段时间,不管脏不脏也要清洗一番,然后细细地打上车蜡,直至油光可鉴这样才心满意足。 

1984年季秋,我由小虎西分段调至北闸分段(现埠河段),单位安排我任代市管理组工程员。管理组位于虎东干堤鲍家洲外平台,有三间砖木正房供员工居住,另外三间偏房为厨房和猪圈,没有通电,用水也要到门前的虎渡河里去挑。除屋南头不远处有一位袁姓老人搭棚居住外,方圆一公里内再没有其他人户,虽然孤寂,倒也清静。 

管理组生活虽然清苦,但也不乏快乐。这年腊月二十四小年,一夜风雪,给苍黄的原野换上了洁白的银装。管理组暖意融融,大家围坐在石磙大的杨树蔸旁烤火。一脸笑眯眯的炊事员老汤早早地升起了“红泥小火炉”,将一条二斤来重的胖头鱼煎得两面焦黄,加上老抽、陈醋,再把黄的姜、绿的葱、红的尖尖椒往上一撒,点上水,锅里一声滋滋,不一会,咕嘟咕嘟鱼香味便弥漫满屋。再炒上一碗盐蚕豆,一盘猪头肉炒芹菜,虽然没有“绿蚁新醅酒”,但乡下酿造的村醪喝起来也蛮上劲。三杯两盏下肚,大家便觉得浑身暖洋洋的,不胜酒力的我脸颊泛起了红晕。趁着酒兴,大家谈天说地,吃着讲着,突然发现闹起了烟荒,门外北风呼啸,谁愿意顶风冒雪去几里以外买烟呢?“烟粑粑”大老王开始在地上捡烟屁股,将烟丝抠出用纸卷起来抽,到最后烟屁股也被捡完。大老王便踏着积雪东倒西歪地到屋南头窝棚里找到老袁头,要了些他自己种的旱烟叶,卷成喇叭筒来抽。我也抽了一根,生烟丝味道虽有些苦,但却比烤烟香很多…… 

新千年后,特别是近年来,公安分局加强了基层硬件建设,对所属九个管理段、二十八个管理组分别进行了改建、扩建或是移址新建,管理组全面实现了“四通四小”(指通路、通电、通水、通网络;小庭院、小菜园、小食堂、小猪圈),冰箱、彩电、空调、太阳能热水器等电器一应俱全。管理段建起了图书室,供员工借阅,管理组为员工购置了羽毛球、乒乓球和电动麻将桌等健身娱乐器具,员工业余生活得到极大改善,舒适的环境使广大员工乐于扎根基层工作。九十年代开始,河道人的代步工具,逐步由自行车更换为摩托车。新世纪后,部分人又开始购置小轿车代步,现在河道人拥有小车百分率己达百分之五十以上。 

二 

我工作的代市管理组距埠河填20多公里,管理虎东干堤、水月围堤合计长17.5公里。堤段为泥结石堤面,天晴三天便满是厚厚的灰尘,出门时,摩托车需相间而行,否则前行的摩托车卷起的黄色尘龙会把后面的摩托车呛得喘不过气,睁不开眼。骑车不能穿深色衣服,否则尘土会将你的衣服沾成“黄狗皮”,头发也会被染成“金毛”。如果是冬天穿毛呢,下车后,那外套甚至可以掸下斤把灰来,一点也不夸张。 

雨雪天气则更倒霉,不知多少次,我们外出巡堤遭遇突发风雨,被淋成落汤鸡不说,最糟糕的是堤面黏泥沾上自行车轮,带进雨盖壳,骑也骑不走推也推不动,最终只得将车扛在肩上,脚踏稀泥一步一步往组里走,落个“晴天我骑车,雨天车骑我”。如果是骑摩托车,只得就近将车放在路边人家,走着回管理组。记得一次王家湾春季验收测量,大家正在忙着,突然,天边出现隐隐雷声,不一会儿,狂风裹挟着乌云马上到达我们的头顶。大家收起测量工具,急忙往双排座工程车上爬,车行不到二百米,大雨便倾盆而下,双排座顿时在湿滑的堤面上“跳起迪斯科”来,车上的人只得下车帮忙推。这样一路溜溜滑滑,好不容易才驶上了公路,大家浑身也被淋了个透,好多人回家后患上重感冒。 

每年的主汛期,坚守堤防阵地的河道人最怕的是雨天,这样一是会增加发现和观察险情的难度,最主要的还是行路难。泥泞的堤面自行车、摩托车、小轿车是彻底趴窝了,大家只能换上雨靴徒步。最怕那种雨后泥,这种泥像蒸熟的糯米一样非常粘鞋,越走鞋上泥疙瘩会变得越大,提不起、甩不掉。拖着沉重的双腿巡查回来,脱下雨靴,仿佛练了轻功一样,走起路来身轻如燕。只是到了隔夜的第二天,两块腿肚子会钻心的酸痛,走路也会一瘸一跛。不过经历这次酸痛后,再沉重的雨靴也不是问题。遇到紧急情况,防指只得租用机动小渔船当交通工具。 

其实,江南的雨天是绝美的,尤其是知春的好雨时节。管理组门前篱笆边的桃树,枝枝桃花朵朵娇艳,雨丝里落英缤纷,绯红一地。开着紫白色小花的蚕豆苗随风摇曳,摘一朵小花深嗅一口,整个春天的气息顿时沁入心脾,那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。湛蓝的虎渡河在两岸铺天盖地的油菜花海间蜿蜒流淌,几只早归的燕子在花海和起着微澜的河面上比翼低飞。夹岸远远近近的农宅,丝丝烟雨中朦朦胧胧,犹如海市蜃楼。不远处的渡头,一位红衣女孩撑一把青伞独立雨中,青箬笠、绿蓑衣的艄公在河中央奋力摇橹……好一幅绝美的春景图! 

“九八抗洪”后,国家更加重视河道堤防的建设,2002年荆南干堤、2015年虎东干堤分别改造为砼堤面。至此,公安分局泥结石堤面时代彻底结束,那种雨天一身泥,晴天一身灰的日子从此一去不复返。 

三 

新世纪前,手机还不是那么普遍。记得“九八”抗洪那年,也只有参加防汛的县局的领导们才有手机。当时手机信号也不好,为了找信号,电话常常是边走边打,有人打趣称“移动电话移动打,联通电话联通难”,也名副其实。记得一次,房管局陈局长习惯性地走着打电话,慢慢地只见他爬上了堤,最后竟然攀上了堤面一辆货车的车顶,站在车顶声嘶力竭地吼着把电话打完,那个费劲的画面,现在想来都有些好笑。 

2003年前,公安分局上下通讯靠一条水利专线。分局下设九个管理段,每个管理段为一个区域,根据需要串联数量不等的话机。电话是那种黑色的手摇机,一部电话摇起,区域内所有的电话都会响起铃来。电话打给谁靠铃声的长短、次数进行区别,比如说二长声一短声代表埠河段,二长声二短声代表雷洲组,三长声一短声代表马家嘴闸,依此设置、不一而足。电话没有什么保密可言,一部电话通话,全区域都可以接听。如果要与区域外联系,就摇一长声,由位于黄金口的总机给你接转。 

最难受的是接听记录镇防指的防汛电话,那是一个繁琐而漫长的过程,先要等镇防指按铃声长短信号将五个管理组电话一一摇通。需要说明的是,镇防指将一个电话摇通后,这部电话必须先挂断(否则再摇电话就不会响铃),等待镇防指摇通下一个电话,这样折腾好久才能将所有电话一一接通。记录电话是一个痛苦的过程,接听电话的人一手将话筒送到耳边,一手握笔对电话内容进行逐字逐句记录。因为记录者的水平有高低,速度有快慢,五个接听电话中常常出现此起彼伏的“慢点讲、慢点讲、快点啊、快点啊”的打岔声,或是防指那边说到下一句好久了,还有人在问上一句是什么,电话里吵吵哄哄,天气又热,急也要急出一身臭汗来。 

特别是夜间,蚊虫又多,飞机般嗡嗡叫着对人展开一阵又一阵的围攻,接电话的人又腾不出手来驱赶,直咬得人浑身上下大包小疙瘩,瘙痒难耐。昏暗的煤油灯下,感觉那电话总是没完没了,经常是省里的文件,县里的精神,镇里的指示,某书记说几条,某指挥长讲几点,林林总总,一记就是大半本。电话记录完毕,又马上要准备几支笔,将电话内容誊抄十几份,及时分发到每个村的防汛哨屋。因为个人水平等原因,电话记录常常出现许多叫人啼笑皆非的错别字或谬误,因为记得匆忙,字迹潦草,有时记录者自己写的字连自己也不认得,这种情况下,只得再拔电话到镇防指进行校对…… 

新千年后,公安分局逐步对系统内通讯方式进行了现代化的升级改造,普及了程控电话、手机、传真机、网络电脑,传输文字、图片或是语音、视频资料,只需动个手指头,分分钟即可搞定。 

四 

记得1983年在小虎西分段首次参加防汛,一次我独自巡堤到鳝鱼垱子堤段,在距堤内脚三十米外的水田里发现很多蚯蚓洞般大小的翻沙鼓水群,初出茅庐的我被吓得惊慌失措,急忙跑到办事处防指去报险。小个子的段主管工程员老牟听完我的汇报,神秘地一笑,然后和我一同抵达出险现场,在逐一将翻沙鼓水群查看完毕后,牟工告诉我,翻沙鼓水是这个堤段的老险情了,只要不出现冒浑水和涌沙现象,一般不需要进行处理,但要加强观察,如发生变化就必须采取相应的处理措施…… 

在后来的防汛岁月里,在荆南干堤、虎东干堤,只要达到警戒水位以上,散浸、漏洞、管涌等险情就会大量发生,原来在我们的堤防他竟是如此脆弱!特别是“九八抗洪”那年,长时间高水位浸泡,导致干堤各种险情雨后春笋般出现,身为工程技术员的我,那种如履薄冰、风声鹤唳的感觉,至今仍在心头挥之不去。 

2003年荆南干堤加固工程圆满竣工,2015年“荆南四河整治”虎东干堤加固工程完满告竣,工程包括干堤全堤段加高培厚,堤基防渗处理,堤身锥探灌浆,险工险段抛石固脚、削坡护岸,水闸改建、加固,新建防汛哨屋等。通过一系列整治,近年来干堤主汛期各种险情明显减轻减少,或是消失,汛期设防水位也向上调整了0.5米。 

韶光易逝,不知不觉我将到退休年龄。三十多年的堤防管理工作,我见证了公安分局河道堤防从落后到现代,从衰微到繁荣,从柔弱到强大,从危境到安澜的发展历程。虽然曾经苦过累过,但我们同时也幸福着,因为河道人懂得感恩,知道满足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只要我们始终怀揣一颗“变水患为水利,让江河造福人民”的初心,牢记使命、砥砺前行,我坚信,我们的水利事业及河道人的明天一定会更加辉煌。

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
相关信息